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养生医理 > 保养有方 > 长途飞机旅行急救小记
长途飞机旅行急救小记
2017-02-18

今年春节,和父母一同出游,妈妈在飞机上出现了严重不适,万幸三年来在青草南园的学习体认,以及自己积累的基本穴位经验,最终帮助母亲化险为夷,特将此次事情经过详述于此。但由于我本人并非中医专业人士,整个过程中的判断和施治,不见得全然准确,仅供大家参考;如有不当,也恳请专业人士不吝赐教,指点迷津。

 

      事发当天凌晨,我们一家从北京出发,飞行大约4小时之时,母亲出现了严重不适。据母亲自己后来说,这是飞机上不适最严重的一次,且不适初期她没有叫我,只自己服用仁丹,直到觉得难以忍受才推了我一把。

 

      在和妈妈对话询问症状过程中,我发现她反应极慢,甚至有时无回应,一直试图吸气并用动作表示自己非常恶心,且嘴唇发白、手脸冰凉、两眼无神(急救结束好转之后,发现还出现了小便失禁)。我根据她的表征开始救治:

 

      首先,鉴于妈妈关注点在中脘附近,且症状为恶心,我在她左右手内关处各按49下(方法为:从内关向指尖方向推,对脏腑气息不调可以说是立竿见影),按完两只手后几分钟,妈妈开始打嗝,恶心得到缓解。

 

 

      然后,根据观察母亲的症状,判断她可能因为久坐,加之心脏功能弱,气血不能回流供应各脏腑及头部,有神智渐失的状况;因此我自己按揉母亲头顶百会和神庭,同时请父亲帮忙按揉人中,大约十分钟后,和妈妈对话,她的反应速度基本恢复到接近正常。

 

      接着,为了帮助母亲气血回流脏腑,我反复搓热她的两耳、按揉双手(依据耳部、手部全息理论),点按劳宫穴,手指肚抓按头部,按揉两臂(心经、心包经);之后,母亲表示已可以走动,便让她起身略微活动一下,回来后又提捏大椎,按揉后背,以生发阳气。

 

    另,综合判断症状,妈妈服用仁丹并不对症,便让她服用速效救心3颗,后基本无大碍。但我想如果在症状出现之初,做以上措施进行缓解,应该更为得力,见效更快,不至于难受至此。又嘱咐她,如再出现不适的征兆,不可拖延,要马上告诉我。

 

      旅行期间,我咨询了中医朋友如此做法是否得当,取穴得到了朋友的认可。数日后,我们在返程时,为避免母亲再次出现不适,我让母亲在候机时尽量多散步,促进气血运行,提前服用速效救心,并对相应穴位(手臂、肩背)进行按揉拍打。且,因在旅行过程中,读完《黄帝内针》全书,结合其中教授,又特别着重,点按了足三里、三阴交。所幸返程时,妈妈身体一切正常,未出现丝毫不适。

 

      想来,虽然自己对医理尚且未及略知皮毛的程度,但此次如无这一技傍身,不仅眼见亲人受苦无计可施,可能还会拖累同一航班几百号人返程迫降。之前业余阅读中医书籍,皆因自身所得各种疾病求助于西医不能根治;今始知为人子女者,必学医以知父母之疾,乃至疗父母之身,方能得半分心安。

分享到

上一篇     没有了
下一篇     没有了